慢性腎炎尿毒癥的中醫治療醫案一則

蘇×× 女 24歲,主證:“慢性腎炎尿毒癥”已久,纏綿不愈,幾經搶救病情仍不好轉,故而約余往診。證見面色淡黃薄白,頭暈目眩,間有郁冒,爪甲無榮,四肢懈怠,多作麻木,胃納甚少,不時嘔逆,口干飲水,胸悶痞塞,小便不利,其溺淡黃,語音低沉,閉目懶言,咽中緊感,舌苔中里白膩,脈象沉而無力。
辨證:此系久病臥床氣血俱虛,濕阻脾土,膀胱氣化不行,清陽不升濁閉清竅,故眩暈間冒;濕濁下注氣化失蒸,故小便不利;濕郁經絡,氣血失養,故四肢多作麻木;土不健運,胃失和降因而不時嘔逆也。證屬虛損為病,勢顯沉重。
治則:健運脾土,升清降濁,蒸化膀胱,調補氣血,以利水道。

桂枝圖片
方藥:川桂枝4.5克 野生參12克 土白術15克 淡澤瀉9克 當歸身12克 生麥芽30克 姜半夏6克 云茯苓12克 廣砂仁(打)3克
按:上方系五苓散、小半夏加茯苓湯、澤瀉湯加減而成。五苓散健脾運化,蒸化膀胱以行水利濕;小半夏加茯苓湯降逆行水,溫胃散飲;澤瀉湯健脾燥濕,行水祛濁;輔以黨參、當歸補益氣血,麥芽、砂仁益胃醒脾以充中氣。
藥后小便顯多,諸證有減,精神好轉,3劑服盡病情已趨緩和(非蛋白氮未治療前為85.68毫摩爾/升,藥后已降至42.84毫摩爾/升)。
此證久病氣血俱虛,脾不健運,膀胱失化,正氣大衰,故以健脾益氣從中焦著手為主,是為扶正;濕濁阻遏升降失常,須以蒸化下焦膀胱通利水濕,是為祛邪。正虛甚于邪實,故重在補中,因之使病轉危為安。
本例所用土白術系用伏龍肝(灶心土)炒制而成,有溫脾降逆和胃之作用。白術為菊科,多年生草本,根莖供藥用,性味甘苦微溫,入脾胃二經,有健脾燥濕之功用。氣味芳香而峻烈,采取后,曬干者,名生曬術,火烘者,名烘術。原藥以水或米泔水浸透,切片,曬干者為生白術,健脾燥濕;麩炒者為炒白術,健脾養胃;炒焦者為焦白術,收斂止瀉,又能止血;土炒者為土白術,善于溫脾止嘔。
伏龍肝又名灶心土,為止吐藥物,系灶底中心之焦黃土,久經火煉,堅硬如石,外赤中黃或紫赤色,又有以新紅磚代替者亦可。性味辛溫,入脾胃二經,有鎮逆止嘔,溫中攝血之功用,如《金匱要略》之黃土湯,治脾不攝血的先便后血證即以此為主藥,今多久煎澄清代水頻飲,治療中寒嘔吐,很有效果。
虛勞是由臟腑虧損,元氣虛弱而致成的多種慢性疾病的總稱,亦稱虛損。凡稟賦不足,后天失調,或病久失養,積勞內傷,漸至元氣虧耗,久虛不復,而表現為各種虛損證候者,都屬于本病的范疇。此癥與羸瘦、咳嗽、咯血、骨蒸、潮熱、顴紅、盜汗之肺癆病有所不同。

——本文摘自《臨證治驗錄》

1
分享到:
沒有賬號? 忘記密碼?
湖南幸运赛车电视直播